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舉女檢誓言辦倒扁為例杜正勝憂:台灣主體之路仍不穩健

520新舊政府即將輪替,前教育部長杜正勝今(18)日下午出席新書讀者分享會時,語重心長提醒新政府,雖然2016是民進黨的勝利、台灣人民的勝利,但台灣主體之路並沒有那麼穩健,因為一甲子的黨國教育深植人心,已注入每個人細胞。

杜正勝也舉特偵組女檢竟表示一定要辦到陳水扁前總統為例,說明黨國體制注入細胞之害,強調「台灣主體還早,還要再走,它的核心是在教育」,不過他也提到,2016已不像當年「朝小野大」,他相信會比較順利上軌道。

談到當年部長任內遭猛批,他語帶幽默,自信地表示,「坦白講,我覺得找不到對手啦!在泛藍的裏面,我找不到對手啦!這是遺憾的地方,他們只是罵些有的沒的啦」,在口罩團購他任內四年從不針對他的教育思想和政策主軸來做辯論。

由資深媒體人韓國棟撰寫,描述杜正勝擔任教長心路歷程的新書《走在風尖浪頭上-杜正勝的台灣主體教育之路》今天舉辦分享會,除杜正勝本人之外,當初找杜勝正入閣的前閣揆游錫堃、杜勝正任內擔任教育部主秘的莊國榮,以及大直高中公民教師黃益中都到場讚聲,分享他們對杜正勝新書的看法,以及與他互動的陳年佚事。

杜正勝一開始不改幽默表示,這本書和他沒關係,因為作者不是他,「所有的版稅都是作者韓國棟先生的,跟我沒有關係」。

杜正勝說,他的外甥女看了這本書後跟他太太講,「我舅舅的團隊非常強」,書裏說的那些事不是他一個人做的,是一個團隊,而這個團隊包括教育部的團隊,也就是公務員系統。

他說,2000年政黨輪替後,民進黨政務官碰到的問題是,原來的公務體系很不好帶,「當然客觀來講,不客氣來說,是有問題的,不是沒有問題的,但政務官只要你能帶得好,公務員的能力自然會發揮出來」,做一個機關首長的人,第一他要敢承擔,不要碰到人家在罵時,就退居二、三線,把部下推到前面去,那是絕對不好的。

「第二就是方向要正確,要讓屬下知道該做什麼,不會猶豫。如果你搖擺不定,他們也不敢做什麼事情」,杜正勝接著表示,「當然該建議的還很多,今天說這些不是在說他自己,我只是說2016又有一個新政府,民進黨重新執政,有新的政務官,我希望所有當的政務官都要有清楚的認識」。

「第二個部分就是我的機要秘書」,杜正勝感謝說,當年他的機要來回超過五個人,「跟我沒暝沒日,老闆幾點來,他們要比我早到,老闆幾點下班,他們要比老闆晚下班,所以絕對不是朝九晚五,他非常感謝他們,也相信他們的使命和熱誠」,而杜正勝當年的機要今天也到場,在台下為新書讚聲。

杜正勝開玩笑說,「你們也知道我是個有爭議的人嘛!當時報紙講最有爭議的部長,對不對?那沒有關係啦!這麼有爭議的竟然做滿四年,這是二十五年來任期最長的(教育)部長,這也是奇怪的事情吧,這也是有原因的」。

杜正勝說,第一個是人民支持,「有人罵我,但其實有更多的人在支持我,只是他們的聲音沒出來而已,人民的聲音在哪?反映在一些社團,我出去,我登山,都會碰到一些不相識的人給我打氣,這些都是人民的支持,這些都是客觀形勢」。

「但政治是現實的」杜正勝說,「凡是我的長官,跟我說,你明天就回家吃飯去吧!游(錫堃)院長是我的長官若跟我說,你回家去吧,你惹的禍我承擔不起,那我馬上就捲鋪蓋走路」,但他任上四年經過四位行政院長,包括游錫堃、謝長廷、蘇貞昌、張俊雄,和不同的院長之間,他有不同程度的相處親疏緊張,但不論如何,「即使有的院長是對我比較有意見的,我相信他也考慮很多,也沒叫我走路」,最後還是支持他。

「當然這整個體制裏,最後還有一個最大的老闆,就是陳水扁總統」,杜正勝說,如果扁有猶豫,「我也是一下子離開」,但他個人離開沒關係,隨時都可走路,但他考慮的是台灣主體的路該怎麼走?「如果我做了半年、一年、一年半我離開,我所有的犧牲都是白費的,無論如何我要堅持下去」。

感謝同事、長官與台灣人民之外,杜正勝也開玩笑說,「雖然泛藍立委和統派媒體,幾乎每天都是在批判我,但我四年下來,我覺得最遺憾的,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針對我最重要的教育思想和政策的四大主軸,提出任何討論,沒有」!

「坦白講,我覺得找不到對手啦!在泛藍的裏面,我找不到對手啦!這是遺憾的地方,他們只是罵些有的沒的啦」,杜正勝說,這也是我們的政治沒上軌道,媒體沒上軌道,「我希望小英政府…我判斷也不會啦,以前是朝小野大,我想2016應該不會啦」,要辯論就做政策的辯論,讓國家能夠進步。

杜正勝也打趣地提到說,這本書還有些沒寫到的,比如比較有趣的,「我也可以自吹自擂,不敢說絕後,到現在絕對是空前:有哪一個教育部長登玉山?有哪個教育部長騎腳踏車環台灣一圈?沒有嘛!有哪個部長拜訪那麼多偏遠學校?我相信我絕對是最多的」,他和同事騎腳踏車去拜訪。

杜正勝接著說,「有哪個教育部長會寫字,會寫春聯?而且這個春聯其實跟我做的地圖、包裝紙都一樣,我寫的春聯都有用意的」,那時(2005至2007年)大概過年前一月下旬,就可以看到我寫什麼春聯,這些都比較算是趣味性的,但他做什麼事都環繞著台灣主體。

黨國教育一甲子深植人心,台灣主體之路還不穩健

「我們這個路還是要走。雖然民進黨是勝利了,台灣人民是勝利了,但台灣主體的路,並沒有那麼穩健」,杜勝正話鋒一轉表示,「為什麼?因為國民黨的黨國教育是一甲子的啦!深植在人心裏面口罩,這是一個細胞的問題,都注入到每個人細胞裏面去了,不一定上面交代,也許有,但我想很多是他認為這樣做是對的」。

「有些人看到我們這些人,就覺得你們這些好像洪水猛獸一樣,有機會抓到你的話,就要好好修理一頓啊」,杜正勝接著說,這樣的例子非常多,所謂「罄竹難書」,台下傳來一片笑聲。

接著,他正色舉例,「陳總統的案子還在辦,特偵組差不多有十個檢察官一字排開,有一個女的,那個我也不宜講她的名字,她代表講話:如果沒有把陳水扁辦下來,我們全部辭職!我的天吶!檢察官是服膺證據啊,沒證據你辦什麼?怎麼先設定一個目標說,這個人我要把他辦下來,如果辦不了我就辭職,這是什麼檢察官啊」!

杜正勝說,「在黨國體制深化到每個細胞時,他認為這樣做是義正辭嚴的」,「所以我說,台灣主體還早,還要再走,它的核心是在教育」。

他說,2004到2008,他的這一棒結束後,2016開始有新的一棒,年輕的世代,以前10歲的現在20歲了,讓台灣的年輕人繼續往前走,他是用這樣的角度來看這本新書,戲比當年,他說,「我是隨時會翻船,會被水淹沒的人,2016應該會比較平順」。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-133056435.html


9A1E4ABA156683ED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熱門活動

xtzz1rf91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